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市场

资讯生活梦见鬼魂

2019-04-24 10:11:22

最近我总是心神不宁,晚上睡觉刚睡着噩梦接踵而来,梦见我见鬼,梦中我总是梦见一口枯井,从枯井里攀爬出一形如木偶一样的女人,披散着头发,我惊恐的看到她缓缓的向我爬来,我全身僵立在那里,一动也不能动。

突然,她猛的站了起来,头部竟缓缓的转了过来,我才发现原来她的脸一直朝着后面。接下来我看到她脸部狰狞着向我扑来,我顿时汗毛乍起……

“啊!”我猛的坐了起来,浑身汗如雨下。再次又出现了恶梦,揉了揉头,我随手拿起身边的一包烟,点燃了一颗烟。

每次我被惊醒,总是点上一颗烟来以平复惊吓过度的心情。

我有些恐惧夜晚的来临,白天生活也变得凌乱不堪,我已休假,我实在无法顺心的工作了。

这天,朋友结婚邀请我去参加他的婚礼,我本不想去的,噩梦的折磨让我变得非常的邋遢,整个人也有些萎靡不振,可朋友的邀请也不能推却,毕竟他是我非常要好的朋友啊!

我决定把自己收拾一番,我拉开了尘封已久的衣橱,准备找件衣服穿,就在我拨开衣架上的衣服时,我突然看到一个长发女人,苍白的面孔,血红的眼睛瞪着我,是梦中的那个女人。

我浑身猛然一紧,闭上了眼睛猛的倒退了几步。

等睁开眼睛我心有余悸的再去看的时候衣橱内只有满满的衣服挂在那里,并无他物。

接连几日,我总是能够看见那个噩梦中的女人,厕所,厨房,浴池随处可见……。

我简直要崩溃了,我实在无法忍受,噩梦的缠绕也就罢啦!现在就连白天她也出现。

我本不相信世界上有的,但种种诡异的事件的发生让我不得不承认是真实存在的。

经朋友推荐终于我找到了市内比较知名的大师,据说他在诡异事件这方面非常一流。

见到大师以后,我原原本本的向他解释了最近发生在我身上的诡异事件。大师竟眉头紧锁的对我说:“你的问题已经不是单纯的恶梦了,按照你所说,她可能缠上你了”。

我有些不安的问道:“大师那我该怎么办,你要帮帮我啊!”

“整个事件,定与你有因果,你必须面对她,怎么去解决只能看你的造化啦!”

“造化,大师你不能不帮我啊!靠造化也就是说我极有可能会死啊!”我急切的说道。

大师摇了摇头,“借助外力只会使那恶鬼的怨念更加强烈,你好好想想你和那恶鬼有什么渊源,不然她不会纠缠于你。”

“可我的确不认识她啊!”

“你再好好想想弄清了始末,这将对你会有很大的帮助”。

我顿时陷入了沉思中,努力的回想,可我没害过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突然,我猛地想到我所住的房子。我们家祖上曾经也是名门望族,我住的房子是延续而下的祖屋,至今已有百年啦!据我的爷爷说,建房之前那里曾是一片贫瘠的荒地,只有一户人家住在那里,确切的说只有一个疯女人住在那里。

建房之前我的曾爷爷曾许诺给她一些补偿,那些钱足以让那女人住上更好的房子并且还有结余。

可那疯女人说什么也不肯离开,好像是因为她的丈夫就埋在那片土地上,这疯女人还挺痴情的誓要陪伴她丈夫也不为了钱而离开。

曾祖父恼火之下下令拆房,他想这样那女人总会离开吧!可令他没想到的是,那女人并没有因此离开,房子被拆了,那女人被砸在了房屋废墟中,她被砸死了。

惊恐之下,曾祖父把那女人扔在了一口枯井中,并找人做了法事,封印了枯井。这件事情外人并不知晓,曾祖父直到临死前才告诉了爷爷。

而我也是在爷爷一次酒醉中听爷爷说起,不然我也会被蒙在鼓里不明所以。

我把整件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大师,大师听后沉思良久说道:“那便是了,许是事隔百年,法印松动,那女鬼这才出来。那女鬼也算心善,可能看在你只是你曾祖父的后辈而已,没有对你下手。现在你必须把房子拆掉还她一个清静,不然难保她以后不会对你下手”。

“难道没有其它的办法了吗?”我有些不甘心,毕竟这是我家的祖屋。

大师摇了摇头“别无他法,你不舍的拆房就要遭受她的折磨了”,我顿时有些无奈。

我又回到了那噩梦缠绕的祖屋里,纵然要拆房,我也要最后留恋一下陪伴了我四十多年的祖屋啊!卧房内,我拿起了我和老婆女儿的全家照,我有些失神。

我和我的老婆离婚了,女儿判给了我,女儿现在正在上大学,而这件事情我并没有告诉女儿,我怕她担心,我不知拆房以后该怎么向她解释。

而我那前妻有时也会看望女儿,她知道了又会作何感想。我一个人守着这一幢大房子显得有些孤寂,有些怅然……。

“吱呀”开门的声音响起,是谁来了。我起身来到了客厅,门开着,寂静的夜晚一阵风吹来,我不禁打了个冷战,恐惧感顿时笼罩在我的心头,她又来了吗?我浑身不自觉的有些颤抖。

“哒…哒…哒”楼上传来了声音,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声音越来越近,好像从楼梯那传来,我不禁朝着楼梯看去。我惊恐的看到她就在楼梯上,她在往下攀爬着。

与以往有些不同,她的脸色苍白如纸,血红的双眼显得有些空洞。最可怕的是,她的后面拖着长长地血迹,我不敢呼吸就那么僵在了那里。

她如木偶一般的爬行着,身体内还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她缓缓的向我行进着……我浑身浸满了冷汗,嘴唇有些发颤,终于我用尽全力迈出了艰难的一步,可是我的身体有些颤抖,顿时我瘫坐在地。

终于,她来到了我的近前,她那空洞般的双眼凝视着我,我大气不敢喘一下,我转过了脸闭紧了双眼。

忽然,我觉的我的脖子有些发紧,我惊恐的睁开了眼,我看到她的头发缠绕在我的脖子上。

顿时,我呼吸急促,我恐慌的想要扯断那头发,却是怎么也扯不断,反而头发越来越多,脖子被缠的越来越紧。

她的头发竟在不停地生长,不仅缠住了我的脖子,还向我的身子缠来,愈来愈多的头发缠来,我整个身体被她缠住。

不知什么时候我觉的整个身子被向上拉去,越来越高。她想要干什么,她想要吊死我吗?

果不其然,我离天花板只有几公分左右了,她停了下来。天哪!我惊恐的看到,整个天花板上黑漆漆的布满了她的头发,突然我得脖子被勒的越来越紧,我奋力挣扎着,却越发的吃紧。

我快要窒息了,双眼有些迷离,喉头有些发干,呼吸越来越微弱,我快要死了……。

“啊”!我猛的从床上坐起,是梦,但我好像历经了一场生死。

不禁向镜中看去,我的瞳孔微缩,猛的站了起来。

我从镜中竟看到脖子里有一圈粗重泛着红色的勒痕,“祖屋必须尽快拆掉……”我有些后怕的自言自语。

查看更多:《民间故事

使用白癜风遮盖液时应注意什么

新生儿母乳性黄疸的原因

腰椎间盘突出患者该如何进行锻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