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新闻

恶毒女人用巫术害了表妹儿子还养成小鬼终遭

2018-10-18 09:12:38
恶毒女人用巫术害了表妹儿子还养成“小鬼”,终遭反噬惨死

  阿娇和小云是表姐妹。两人长得倒有八分相似,因为她俩的母亲是一对双胞胎。二人母亲虽然长相一样,可命运不相同。年轻时,阿娇的母亲喜欢上巷口的一个小混混,未婚先孕,逼的家里没办法,咬着牙将她嫁了出去。小云的母亲中规中矩,嫁了一个国营企业的小工人,日子过得平淡安稳。

  可谁知道两姐妹都出生后,国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阿娇的父亲头脑灵活,倒腾生意赚了大钱,小云的父母却下了岗,靠打着零工生活。

  阿娇和小云自小就在一起玩耍,阿娇家里条件好,漂亮衣服漂亮玩具堆满了屋子,心情好的时候,阿娇表姐就会给小云表妹打扮一番,给小云的东西,小云不要都不行。

  两人只差两岁,上学也都是在同一个学校,表妹小云就像是表姐阿娇的一个小跟班,阿娇有些公主脾气,都要小云哄着她。

  后来两人先后结了婚。阿娇父亲将她嫁给一个局长的公子,两家钱权结合,各有所图。可是这个局长公子开始时看阿娇漂亮,还每晚回家,可没多久,阿娇的大小姐脾气就让丈夫心烦,怀孕后更是借口让她安胎,自己搬出去单住,找了小情人,气得阿娇暴跳如雷,可不敢闹离婚, 只能干忍着。

  表妹小云嫁了个普通人,生完孩子后,小云的丈夫为了能多赚钱,去了非洲做国际劳工,每年才能回来一次。

  两姐妹生的都是儿子,相差几个月。阿娇没有母凭子贵,丈夫仍是不回家。她整日发脾气,将家里的保姆都赶走了,也不让别人照顾,指名让表妹小云搬过来一起住,说两个孩子她一起都养了,就是和妹妹一起做个伴。

  小云独自拉扯孩子也很艰难,想着和姐姐住在一起,互相有个照应,经济上也少了许多负担,便同意了,抱着孩子住进了表姐阿娇的复式房。

  小云来了以后,阿娇的心情好了许多。阿娇身子弱,常常抱怨没奶水,喂奶疼得慌,小云的奶水充足,便两个小娃子一起都喂了,平时两个孩子睡一个婴儿房,小云看着,阿娇心情好时,才接过儿子逗弄一下。

  可两个小娃娃虽说只差两个月, 可明显小云儿子健康茁壮,身体棒棒的,哭声又响又亮,笑声也咯咯地招人喜爱。阿娇的儿子却瘦弱多病,动静像是小猫叫,没有个精气神儿。

  一日,阿娇丈夫在外边的风流韵事传开了,阿娇本想装作不知道不去理会,可是她的那些朋友们故意来挑拨,绘声绘色地说看见他丈夫如何挽着小情人的手,如何挥金如土哄美人开心,就是为了看阿娇那张铁青的脸,谁让她以前炫耀,把谁都不放在眼里,哼。

  阿娇心里憋闷,觉得上天对自己太不公平,丈夫花心守不住,父母眼里只有钱,让她在地狱里煎熬,不许她离婚,这儿子也不争气,瘦瘦小小的,也不像个长命的样子。

  倒是表妹小云,虽然钱上不宽裕,可丈夫老实勤恳,儿子活泼健康,小云脸上常常露出幸福的笑容,狠狠刺痛阿娇的心。

  这女人心里扭曲起来,真是可怕,阿娇害怕她生命里的一切离她而去,她竟想出了一个狠毒的主意来。

  这天阿娇破天荒地要抱儿子出去一趟,小云给孩子穿好衣服,千叮咛万嘱咐早早回来。阿娇抱着儿子去了一趟,去了“梁金相试样切割机神婆”那里。

  这个“梁神婆”会些巫术,在她们这个“权贵圈”子里很有名气,专门弄些下蛊画符的手段,帮着一群女人们留住男人的心,只要有钱给,梁神婆没有不敢干的。

  阿娇见了梁神婆,说出了她的要求。她要让丈夫离不了婚, 让这个孩子健康长大,有孩子牵扯,两家长辈都不会同意离婚。而且她想让表妹小云留在她身边,陪着她。箱式电炉厂家只要能让这些实现,再多钱她都给。

  梁神婆嘿嘿一笑,说倒是有个办法,怕你不敢啊?

  阿娇咬着牙,脸都扭曲了,说有啥不敢,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豁出去了。

  梁神婆说你不后悔就好,我给你个“养鬼娃”的方法,你儿子借了那小鬼的命,万事无忧,你表妹没了自己儿子,舍不得她喂大的孩子,自然不会再离开你。嘿嘿,三全其美啊。

  那天阿娇抱着孩子回了家,孩子啼哭不止,小云发现孩子背后的肩头上多了个硬币大的刺青,是一只像狼又像鹿的古怪图腾,小云担心,去问表姐,阿娇轻描淡写地说哭两天就好了,这刺青是保孩子平安的,我这个当妈的,还能害他不成。

  过了两天,小孩不再啼哭了。阿娇找个借口,支使小云去买东西。小云急急忙忙出去,又急急忙忙回来。回来后见到自己儿子手指尖破了一点,流了血,阿娇无辜地解释,说她想给两个孩子剪剪指甲,不成想孩子乱动,才碰伤了。

  这都是小事,小云也没往心里去。可那天以后,小云的儿子渐渐不爱吃东西,整日哭闹不止,原本的胖娃娃快速地瘦了好几圈,倒是阿娇的儿子,胃口好起来,白白胖胖地惹人疼爱。

  小云抱着孩子去医院检查,里里外外查了个遍,可医生都说查不出病因,留院观察吧。小小的孩子没住上几天院,就浑身青紫,插满了急救的管子,到了第七天,孩子弱弱地哭了一声,就死了。

  孩子死了,小云的天都塌了下来,寻死觅活地也想跟着孩子死了算了。阿娇难得地体贴她,安慰她,为了孩子的葬礼忙前忙后,半个月以后,活泼泼的小孩子变成了一个小小的骨灰盒放进了小云的手里。

  阿娇劝小云不要搬走,一是小云丈夫虽然回来了,可痛失爱子,夫妻难免埋怨吵架,还是分开一段时间冷静一下好。二是阿娇的儿子自小吃小云的奶,跟她亲近,也离不了她。

  小云将阿娇的儿子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疼,如今自己的儿子没了,她抱着那孩子更是不肯放手,好像还有个寄托一样,因此仍是住在阿娇家里。

  时间渐渐过去,阿娇的儿子能爬能走了,小云日日夜夜地看护着孩子,宝贝得像是眼珠子,阿娇却很少抱孩子,小孩子磕磕碰碰着了,小云心疼的要命,亲娘阿娇却毫不在意,说没事,他命硬着呢。

  小云也发觉这个小外甥确实“命硬”,有一次撞伤了额头,好长一道血口子,可没到第二天就愈合了,一点痕迹都没留下。还有一次小云去洗澡,让阿娇看着到处爬的孩子,孩子竟然跌下楼梯,手臂青紫了一大片,角度都不对了,显然是骨折了。可两人抱到医院,拍了片子一看,啥事都没有,回到家没一会,青紫淤痕也消退了。阿娇说小云太大惊小怪了,小云暗自觉得这事不正常, 可孩子没事就好,她也没再多说。

  可当天晚上,小云在婴儿房睡着了。被一阵婴孩的啼哭声惊醒,她以为是外甥醒了,可那孩子在婴儿床里睡得正香甜,小云没敢开灯,借着月光顺着啼哭声去找,发现在婴儿床的床脚下趴着一个小小的黑影子,见小云靠近,那黑影猛地一抬头,咧开嘴大哭起来。

  小云看影子是个小婴孩的形状,可是浑身黑漆漆的,只有头上身上一道道伤口泛着白,那婴孩哇哇啼哭着,顺着小云的腿往上爬,小云吓得哆嗦,双手抓着婴儿将他扯了下来,一扬手就丢了出去。那婴孩啼哭的更加委屈,冲着小云哇呜哇呜地叫了两声手脚并用往外爬,速度很快。

  小云初时很害怕,可将那婴孩扔出去后,不知怎么的心里一痛,好像很后悔不该那么做。见婴孩往外跑,小云也顾不得害怕,紧紧在后边追着,见那婴孩顺着墙壁一路爬进了阿娇的房里,紧闭的房门也挡不住他。

  小云推开阿娇的房门,见那婴孩爬到阿娇的床底,就再没了动静身影。

  小云打开灯,阿娇也惊醒了,问她这是在干嘛。小云也顾不上解释,爬到阿娇床底下就往里钻。一向懒洋洋的阿娇却突然变了脸色,拼命阻拦小云,甚至又推又拦,让小云快出去。

  小云被阿娇扯住了腿,脑子却突然清楚起来,她想起那黑孩子的轮廓,可不就是她自己儿子的模样,那一道道白色伤痕,都是阿娇儿子曾经受伤过的地方,表姐阿娇此刻像疯了一样拦着她,莫非这床底有啥见不得人的秘密?

  论体力,柔弱的阿娇哪里是她的对手,三两下小云就推开阿娇,伸手从阿娇床下拖出一个木匣子来。那个匣子做得很精致,精雕细刻上面还涂着黑漆,只是那图案皆是怪兽异蛇,嘴里咬着小婴儿的样子。上面一把小巧的银锁锁着了匣子盖。

  阿娇见了这个木匣子,尖叫一声扑上来就要往回夺,小云哪里肯给,狠命推开她,抱着匣子去了厨房,用刀撬开了锁。

  打开匣子的那一刹那,小云和阿娇同时尖叫了一声。阿娇抱着脑袋顺着墙壁坐到了地上,呜呜痛哭。小云看着匣子里的东西,撕心裂肺地嚎叫起来。

  那匣子里躺着的正是她见到的那个黑婴孩,已经成了一具干尸,蜷缩在木匣子里。匣子里还放着她儿子的照片,和一张红纸写的名字和生辰八字,一个小红布包里,抱着一撮头发还有几片指甲,让人看得寒毛乍竖,再明显不过,这是狠毒的巫术啊。

  小云抱起那个婴儿干尸,嚎啕大哭,逼问阿娇这是怎么回事。阿娇跪在小云脚底下,抱着她腿,哀求她事已至此,就认命吧, 她可以把自己的儿子给小云当亲生儿子,只求她不要动这婴孩干尸,否则她和孩子都死无葬身之地啊。

电子布氏硬度计报价>

  小云心里已经明白了七八分,看着这个表姐阿娇,像是看到了毒虫猛兽,恶鬼也不如她狠毒啊。小云不顾阿娇哀求阻拦,抢过木匣和儿子的尸体,夺门而出,光着脚跑回了娘家,她丈夫也匆忙赶来。全家人都被匣子里的东西吓坏了,心痛如绞,那夜小云家里的哭声一直响到天亮。

  天亮后全家四处打听,一刻也不耽误,抱着木匣上了山,去找一个很有名的道长去问这诡异的事情。

  那道长一见这木匣和干尸,就连声哀叹,说真是造孽啊,这么狠毒的巫术,想不到如今还有人在用。

  道长说这种方法源自于道术与巫术的结合,名门正派都称之为“邪术”,使用者必遭道法中人的讨伐,因而会的人都不屑使用,太伤天道。这术法说白了,就是将这婴孩的气运都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这个孩子就会夭折。可施法的人太过恶毒,连孩子的尸体也不放过,骗小云已经火化了,却偷偷藏起来,喂食鲜血,竟然养成了“小鬼”,替那夺他气运的人挡灾挡难,那人自是平安命大,可怜这“小鬼”死后还要遭罪,生死皆不得安宁。

  那天小云一家哭断了肠,道长可怜他们,在山后架起木柴,熊熊的火光吞没了木匣和木匣里的婴尸,算是给孩子一个真正的解脱。道长做了法事,超度亡魂,消去怨气,让孩子早早投胎再回人世。

  这种诡异的事情,没法状告上法庭,因此小云一家只能把苦吞进肚子里,和阿娇一家断绝的关系往来。

  可没几日,阿娇家里就传出一个恐怖的消息,阿娇夜里被亲身儿子咬断了喉咙,血流得到处都是,死得很凄惨,那孩子吸了母亲的血,蜷缩在一旁,也咽了气。据说那个小孩嘴里长出两颗利齿来,死后浑身乌黑,只有两颗尖牙上沾着鲜血,白的渗人。

  这事在城里传得人尽皆知,都说是这个恶毒的女人作茧自缚,术法被破受了反噬。更离奇的是那个“梁神婆”同时暴死在家里,查不出死因,只是死时脸上出现一个杯口大图腾刺青,看新闻上的图片,正是小云见过的那副似狼似鹿的图案。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